纤絮

三人游


这章主曦澄,就不打羡澄tag了

——————————————————————


刚想完过去的事,就听到一道温润的嗓音响起。“江宗主,请问这是出了何事?”

蓝曦臣本来是应江澄之约前来莲花坞商量一些事,没想到竟然在莲花坞看到了自家弟弟和其道侣,他对他们的事也算略有了解,哪次相见不是箭弩拔张,这次虽然还算表面平和,但看着坐在主位上的江澄,再看自家面无表情但心含怒意的弟弟,怕又难以善了。

“蓝宗主大可问问你的好弟弟,我也正在等他给我一个交代”听了江澄的话,他立刻反应过来,想是自己弟弟又做了些令江澄不快的事。他暗暗在心里叹了口气,实在很无奈,自家弟弟虽然为人淡漠,但也知礼明德,其作风常为人称赞。而与江澄相往来的这些年,他也知江澄本人与外界传闻的尖酸刻薄,傲慢无礼相差甚远。但他二人一见面就会针锋相对,让他头疼不已。

在江芜的叙述下他得知了事情的来龙去脉,转过头,朝着蓝湛开口道“忘机,此事的确是你做的太过分,向江宗主道歉”

蓝湛听到自家兄长的训斥,又想确实是他关心则乱,因此虽有不甘但还是朝江澄道“是湛之过,望海涵”

看到蓝湛的态度,蓝曦臣秀眉一蹙,有些不满,这态度连他都觉得没甚诚意,于是赶忙开口道“既是忘机之错,涣定改日上门赔礼道歉,忘机打伤江家弟子的医药费蓝家也会如数奉上”

“算了,江家也不差你这点医药费,只希望蓝宗主可以对弟弟多加管教,说轻了,含光君是关心则乱,说重了便是含光君完全不把江家放在眼里,虽我今日不会追究,但若下次在别家重演今日之事,恐蓝家的清名会毁”

“江晚吟,慎言”

蓝曦臣拦下自家弟弟,又向江澄行礼道:“江宗主今日之言,涣谨记于心,忘机此次也是无心之失,定不会有下次”

“那既是如此,其他人退下吧,我有事和蓝宗主商议”

魏无羡还想和江澄说话,就被蓝湛直接拉走了,蓝家人天生的怪力在此时发挥了作用。魏无羡发现挣脱不开,又看蓝湛虽依旧面无表情,但眼神中却露出丝丝不悦,也不再挣扎,顺从的让其带回来了云深不知处。

待所有人离开后,蓝曦臣便走到了江澄的身旁,温和的问道“阿澄要和我商量何事?”他温柔的注视着江澄,觉得这人怎么也看不够。

观音庙后,他元气大伤,几欲不理世事,沉溺于自己的惆怅不能自拔,在他终于想到自己作为一家之主不该整日消沉,重新管理宗族世务后,才发现蓝家已是孤立寡与。原先与聂家,金家多有来往,即使蓝家不需像其他修仙大家那样入世,也可以维持,如今金家金凌当家,即使有江家帮衬,自己应对已是左支右绌,谈不上帮扶蓝家,聂家也因自己与大哥之事弄得关系僵硬,于是蓝家倒如孤家寡人一般了。自此,他才知道以前的江家是如何艰难,对江澄也另眼相待了。

但他本以为江澄与自己弟弟交恶,肯定会给蓝家使绊子,不曾想江澄在有次看了自己与某位富商大贾谈生意时,竟然帮自己狠狠的敲了那富商一笔。随后对自己说“这些富商大贾一向精明的很,故意把自己说的获益很少,实则大部分的银子都进了他们的口袋,你越是心软,他们便越猖狂,下次就宰你宰的更惨”

经过这事过后,他们便越走越近,江澄教他如何为商,如何入世,他便给江澄说些各地的美景和途中听来的趣闻。在关系好后,他们私下便叫的亲切了些,他叫江澄阿澄,江澄叫他蓝涣。

他想江澄其实是个很温柔细心的人,他记得他第一次到莲花坞做客时,厨娘上了一桌辣菜,还颇为自豪的跟他说云梦没有人做的比她做得更好吃,让他一定得尝尝。他不愿拂人美意,正要举筷,江澄却开口道“今日我胃口不佳,把这些撤下去,换点清淡的上来,泽芜君不会介意吧”他看着江澄带着笑意的脸认真的注视着他,他竟觉得心跳都加快了些,那双水汪汪的杏眼里倒映着他的身影,明亮且澄澈,平时总是摆着一副倨傲表情的脸笑起来便如冰雪初释般,让他觉得似有春光洒在他身上般,十分温暖。他听他带着笑意的回道:“怎会介意”。说完又觉得不够,又加了一句多谢。随后便听到江澄啧了一声,脸上微微泛着红光,回道“又不是为了你,是我自己不想吃的”。听完这话,他更是笑得满目春风,眼里带着自己都未发现的宠溺,回道“是是是,是涣多想了”。

看着蓝曦臣不加掩饰的温柔目光,虽一如在别人面前的温润模样,但他总觉得他看自己时夹杂着别样的意味。于是讪讪的移开目光,不自然的咳嗽一声,说道:“我刚那样教训你弟弟,你不生气吧”

“怎会,既是忘机之错,自是该赔礼道歉,忘机不是知错不改的人,阿澄教训的是”

江澄听了倒是觉得有点惊讶,蓝曦臣十分看重他的弟弟,平时都很少对其说重话,在别人面前向来也很是维护他弟弟,他本以为今日蓝曦臣定会对自己所做之事颇有微词,却不曾料到他在弟弟与自己之间维护了自己,倒也对得起泽芜君真诚待人,遇事公正的美名,想到自己将要与他说的事,心里也有了个底。

“泽芜君,不日后我将举行宗主的退任仪式,将宗主之位传给江芜,我希望你可以带头支持,蓝家在修仙界一向颇有威名,我想这样,其他家定不会不满”

“阿澄未到而立之年,缘何要讲退位之事,可是身体出了什么问题?”边说边略有些焦急的抓住江澄的手。

江澄不知蓝涣为何有这么大的反应,只觉得两个人的距离有些过近,而且这样牵扯也有些奇怪,便轻缓但带了些力气的挣开了蓝涣的手,又向后退了一步。说道:“我确实出了些事,但并无大碍,只是恐怕无法再担任宗主之位,遂想此办法”

蓝涣看了看自己被江澄挣开的手,心底泛起了一阵失落,他还没来及好好感受手中的温软,便又如昙花一现般不见了,又听闻江澄确实出事,担忧又代替了失落。

“出了何事?可否告知涣,涣想出一份绵薄之力”

江澄心下思忖,蓝曦臣此人也算信得过,而且求人帮忙,自己也该拿出点态度。

“前几日,我从一陌生地方醒来,过后我便发觉自己遗忘了大部分记忆,并且我的灵力还在不断消失”江澄说到此处停顿了一下,看了看自己的双手,心中有些悲戚,又继续道“我现今已剩我之前灵力十分之一不到,想来很快便会完全消失。”

“灵力和记忆消失了?”蓝曦臣低声重复了一遍,心中一个危险的想法初具雏形,他前几日被弟弟告知魏无羡的金丹已要修成,他虽有些奇怪,但看到弟弟难得的喜悦,也很为他高兴。今日听江澄所言,时间也是前几日,未免有些巧合。当时他也在观音庙,自然也看到了江澄得知自己体内金丹是魏无羡的震惊与悲痛,让他不得不怀疑这两者之间的联系,于是他小心的试探道。

“阿澄,你可记得魏无羡?”

“那是谁,听着有点耳熟”

“他是忘机的道侣,也就是今早站在忘机旁边的人”

“原来他叫魏无羡”

蓝曦臣看着江澄不在意的模样,心中一时也不知是什么滋味,一点点窃喜爬上心头,江澄最放不下的便是魏无羡,如今将其忘了,是不是他就有机会呢,随着与江澄的交往越来越亲密,他心中想与子执手的念头更是一发不可收拾,他觉得这样的自己有点卑鄙,但爱情本就自私,即使是他,也逃不了。

他不在乎江澄是否有灵力,这样他正好可以保护他,在江澄最需要人陪伴的时候没在他身边,但他希望在余生的日子里江澄身旁的人是他且只能是他。

江澄看到蓝涣听了自己的话就一直在愣神,他轻轻的碰了碰蓝涣,并叫道“蓝涣,蓝涣,想什么呢”

“对不起,晚吟,我想事情想入神了”

“莫叫我晚吟”江澄听到蓝涣叫他晚吟时有些气恼,他觉得他的表字很娘气,小时还被同龄人当成过女孩,因此一向不喜别人叫他表字,特别是只叫表字的时候。

蓝曦臣看着江澄突然生气有点不知所措,他刚想事时突然听到江澄叫他,不曾想竟把自己在心里喊江澄的称呼喊了出来。他本来以为江澄忘了魏无羡,自己就可以在江澄心中占一席之地,却没想到仅仅一个亲近的称呼也会惹到江澄不快,他突然觉得自己想和江澄在一起就像个笑话。

江澄看着蓝涣突然难看的脸色,又露出了一个似笑非笑的古怪笑容,他便猜测蓝涣是否被人夺了舍,可刚伸出手还未碰到蓝涣就被蓝涣打落了

“蓝涣,你”怎么了?

“涣突然想起宗内还有事务要处理,不便久留,江宗主所说之事,涣定竭力而为”说完也不等江澄的回答,竟直接出门御剑而走。

虽然在莲花坞内直接御剑是相当无礼的行为,但江澄也并没有多生气,反而是蓝涣刚才的态度让他觉得很是在意,他分明从蓝涣的背影中看出了一点落荒而逃的感觉。一向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泽芜君方才神情竟仿若他在这待的每一秒都会经历什么巨大的痛苦般。

难道是他刚才语气过重了?江澄反思了一下他刚才的话,虽他知风光霁月的泽芜君绝不会因为他表字娘气而打趣他,但刚才蓝涣叫他时,他也就下意识的说了一句,这便生气了?他明明记得他一向对蓝涣都是直来直去,蓝涣也从来不介意他的坏脾气,他当时还想泽芜君当真是世间罕有的好脾气。


评论(6)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