纤絮

三人游

江澄感觉耳边有什么人一直跟他絮絮叨叨什么,声音忽远忽近,飘忽不定,他越是努力听便也听不清楚,眼皮上似乎压着石头般,总也睁不开,他烦躁极了,直接吼道:“别吵了”


随着自己怒喝出声,一直盘旋在他耳边的嘈杂声也消失了,他重重的呼出一口气,再缓慢的睁开眼,眼前都灰蒙蒙的,隐约一个紫色人影立在他的床边,他低头又闭上眼,双手重重按上自己的太阳穴,复睁开眼,才觉眼前清晰起来,一眼就看到自家弟子站在一旁颤颤巍巍的发着抖。


旁边来禀告事情的门生被江澄这样子吓得发抖,他家宗主的脸黑的已经像锅边的煤灰了。

“几时了”

“卯时了”

“一大早上作何这样吵吵嚷嚷”

江澄觉得随着自己灵力的消逝,自己的身体似乎也大不如前,以前这个时辰他都会自己醒来进行晨练,可最近每每都是辰时才起。而昨晚又搞到大半夜才睡,今早才会感觉如此疲惫。


“含光君硬闯莲花坞,打伤了我们好几名弟子了”


“岂有此理?他蓝湛当真以为我莲花坞没人了?江芜呢”,说完,直接一掌拍碎了床头横杆。


门生搽了搽脸上并不存在的汗,颤抖着声线,回道:“大师兄已经前去处理了”

“知道了,下去吧,怕什么,我还能吃了你不成?要敢在外面这样,小心我打断你的腿”


江澄快速的洗漱一番后便急忙赶到前厅,大厅只站了三个人,江芜与其余两人对峙着,蓝湛一手将避尘横在胸前,另一只手护着身后的人。虽然蓝湛脸上依旧没有什么表情,但保护意味甚浓,他颇为意外竟然还有人让淡漠似冰的含光君上心。


蓝湛身后的魏无羡看到江澄打量的目光后一阵心虚,他本来想着就算走也要跟江澄有个正式的告别,却不曾想找不到自己的蓝湛直接打上门来。


“这是怎么回事?含光君一大早上便闯我莲花坞,可是云深不知处不供早饭了?”他来的路上还觉得火冒三丈,在看到蓝湛后却又控制住了情绪。若他大发雷霆,倒免不得又要落人诟病。再加上他平时多受蓝涣照拂,也不想和他弟弟交恶,于是他不甚在意的看了一眼蓝湛身后的人便转身坐回了座位,悠闲的喝起茶来。

他刚看的那一眼让他看清了蓝湛身后的那人,是他昨晚抓错的小贼后,看他两人的姿势颇为亲密,倒像是相公找离家出走的娘子。江澄有些好笑的想。


看到江澄来了,江芜立马笑着迎上去,俨然刚才怒气冲冲的不是他一样。魏无羡心里刚感叹完江芜的变脸术,就听江芜解释道:“他们是道侣,想是含光君担心自家道侣才找上门来”


江澄没想到自家刚才心里想的玩笑话竟成了真,挑了挑眉,又看向一眼都不想给自己,只盯着身旁人的蓝湛,冷哼出声“蓝家一向最是克己复礼,被修仙各世家称为典范,含光君此举虽说情有可原,但恐有失蓝家颜面吧,我看这景行含光的含光之名,呵,名不符实。”


魏无羡从江澄出现便一直盯着江澄,看到江澄听到他和蓝湛是道侣时竟一点反应皆无,没有嫌恶,没有鄙夷,甚至一丝好奇皆无。他本来以为他是想江澄接受他和蓝湛的,但如今得偿所愿后心里反而不是滋味。


他看过江澄太多的模样,或嗔或怒,或喜或悲,经常显示人前的傲慢骄矜,不常示于人前的明媚阳光,对熟悉之人时的别扭关心,对陌路人的浑不在意,那段不短的少年时光,给了他足够时间观察他,一颦一笑,他熟悉他甚过熟悉自己。


他是知道的,江澄的温柔只给亲近之人,对其余的人向来是淡漠且不在意的。而现今江澄的态度倒勾起了他自己都以为自己忘了的回忆。


那时他们正被赐剑后不久,修士的剑是修士被认可的凭证。那时他还怀着拯救苍生,行侠仗义,除尽世间一切不平的豪情壮志。


有天他们上街看着一个恶霸在对一名妇女动手动脚,周围商家却都是一副习以为常的模样。他气不过直接从那恶霸手下拉过那名妇女,并朝着那恶霸怒目而视。


那恶霸顿时发了怒,朝他吼道“哪来的乳臭未干的小子,敢管你范爷爷的事,今天我就给你上一课,不要以为自己有把剑就以为自己是大侠,给我上”


即使他天赋异禀,比之同龄人算的上天才,但到底双拳难敌四手,那些人又身材强壮,因此把前两个人打倒后,后面的人趁他不备抓住了他,这时江澄也冲了上来,提剑就给了抓住他的人一剑,而他也在那人吃痛时给了他一脚,翻身跳到江澄的旁边。许是二人经常一起练习,十分有默契,竟逐渐占了上风,情势变成一边倒,最后江澄双腿往那姓范的领头一跪,直接把那人压倒在地,正当江澄准备一剑刺穿那人喉咙时却被他拦了下来。


“他罪不至死,算了吧,今天给了他教训,谅他也不敢再为非作歹了”说完,用脚尖点了点那人的脸,讥笑着问道“说,下次还敢不敢”

“不敢了,不敢了”

看到江澄有些迟疑,他上前把江澄拉起来。“他都说不敢了,我们回家吧,我想喝师姐的莲藕排骨汤了,你不许跟我抢”

“搞清楚,是你不要跟我抢才对”


回到家后,他立马把这件事告诉了师姐,并让师姐奖励他排骨汤喝。师姐一脸微笑的看着他们俩,温柔的说道“我们羡羡真棒,以后一定会成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看着江澄失落的表情,他立马把江澄推到师姐面前说道“江澄也出力了不少哦”。


正当师姐也准备夸江澄的时候,江澄却抢先开口道,“我并不想救她,只是害怕魏无羡丢江家的脸,况且要是他受伤了,还要我端茶送水的照顾他,我才不愿意”


“阿澄为何不想救她,阿澄不想当一个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大侠吗?”


“我问了周围商家,他说范大平常最喜对街上的女人动手动脚,但没有做过什么实质上的事,因此衙门也没法将他治罪。”


“难道动手动脚还不严重吗?”他觉得江澄有点冷血,于是立马反驳道。


“那你刚才又为何要拦我,不让我将其杀掉”江澄瞥了他一眼,不解的问道。


“那可是一条人命,他又不是罪大恶极,你岂可如此轻贱人命”听了江澄的话,他有点生气,一条人命让江澄说的像明天吃什么一样简单。


“在这样的乱世,生命本来就很廉价(1),我们能救她一时,却不能时时刻刻的保护她,若真要救她,只能确保伤害她的人一定不能再伤害她。”


“那人已经说了不敢了”


“单凭一句话就相信了他,你不觉得你太天真了吗。要想一个人诚服,要么威吓,要么诱惑。你以为就凭我们刚才那几句轻微的威吓就能让人改变吗”


他当时一时不知该如何反驳,只能涨红了一张脸,死死的盯着江澄。


就在此时身后传来一声呵斥,“江澄,你如此冷血无情,一点侠义之心都无,真是不符江家风范,去跪祠堂,何时醒悟何时再起”


“江叔叔,江澄只是说说而已,他心里不是这样想的,是不是啊,江澄”,他边说边朝江澄使眼色。


“是,父亲”江澄看都没看他,回答完便直接去了祠堂。


后来他听说那个女人死了,被人强奸后扔在了他们救她的那条街。他想冲出去为那女人报仇,却被江澄拦下。“她本不该死,但那范大被我们俩孩子打的颜面全无,又无法找我们报仇,只好迁怒于她,这便是人性。”

——————-——---————————

(1)出自《空山鸟语》

这章可能引起大家不适,别骂我,也不要骂澄澄,求放过。澄澄不是冷血,是做事有自己的原则

而且我觉得江枫眠不那么喜欢江澄,不完全是因为他不喜欢虞紫鸢,而是可能澄澄处事观念与他不符,因此他更喜魏婴




评论(9)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