纤絮

三人游

一番思索后,魏无羡觉得他有必要去一趟莲花坞,于是他开口向蓝湛说道:“蓝湛,我想去一趟莲花坞”


蓝湛听后立马皱起眉来,对其他事他向来游刃有余,可是事关魏无羡,他便冷静不下来,虽然江澄有些奇怪,但想着以前江澄曾那样想置魏无羡于死地,他自是不想拿魏无羡的生命冒险,于是他几乎恶狠狠道“不准去”。


看到蓝湛如此强烈的反应,魏无羡也不愿意和他起争执,开口安抚道“我不去了,你别生气,你还有伤在身,身体为重”。


看着魏无羡以他为先的态度,蓝湛心情稍微平复了些,但还是重复了一句“不准去”。


“好好好,我不去,不去还不行嘛。你饿了吧,大哥给你做了一点粥,我去给你端过来。”看着蓝湛这样子,魏无羡知道多说无益,便转移了话题。


是夜,一个黑影偷偷摸摸的从静室出来,又翻过围墙,朝着山门外跑去。此人便是魏无羡,他自知无法劝服蓝湛,但和江澄重归于好的机会他也不想错过,只能连夜趁着蓝湛不察的时候偷跑出来。


他没有告诉蓝湛他的金丹有些怪异,虽然金丹还未成型,但他竟然已有了一些灵力,由此他才能御剑前往莲花坞,这也是蓝湛放心他的原因,毕竟他是不可能走着去莲花坞的。


到了莲花坞门前,他才突生了一些害怕。近乡情怯,他想。十里荷塘还是那个十里荷塘,层台累榭还是那个层台累榭,但到底不是他记忆中的莲花坞了。这里的一草一木熟悉又陌生,或把他拉入欢声笑语的快乐时光又或把他拉进家破人亡的炼狱时期,他痛苦的抱着头蹲下来,萌生了转头离去的冲动。


再也不要回来了,在祠堂打伤江澄后说的话还言犹在耳,又想起江澄一张如同淬了毒的嘴,他承认他想退缩了,至少今天,今天还没有准备好。

不过都已经到这里了,就看一眼,只要江澄安好,以后还有很多时间,并不急于一时。想完,魏无羡便打消了从正门进的想法,转身到侧边围墙,翻上一棵树,从树上爬到屋顶。


得亏小时候经常爬墙捉鸟,莲花坞的屋顶他熟悉极了,在屋顶上小心的移动,凭着记忆朝江澄的房间走去。他也不知道江澄换房间没有,但现今只能去看看。


江澄有些烦躁,今天的月亮似乎比往常的更亮一些,月光打在他半边床上。他不喜挂帷帐,总觉得挂了帷帐的床像笼子,让他觉得不自在极了。


睡不着就会胡思乱想,于是他便想起他刚回来时江芜对他说的话。


他刚回来便将江芜喊到他的房间,他对他说“我觉得我好像少了些记忆,而且我觉得我的灵力在不断消逝,金丹似乎也出现了问题”。


但他想不明白当时江芜的表情,有点如释重负还有点黯然神伤,最后变成终是如此的叹息。他听他说道:“宗主,往之不谏,过去的事终究无法改变,有或者无又有什么区别呢?”。


有什么不对,江澄想,江芜对他的事一向事无巨细,如今他说他灵力在消逝,江芜却完全不当一回事,他猜测江芜对他灵力消逝的事一定有所了解。他不相信江芜会害自己,但他隐瞒自己却让他有一种被背叛的感觉。


越想越气,江澄掀开被子就准备下床,他倒要去问问江芜到底知道点什么。


就在此时,他突然听到屋顶传来一些异响。他摸了摸自己手指上的紫电,嘴角微微勾起,心想“来的真好,正好现在他一肚子的气,他倒要看看哪个贼胆子如此之大,竟偷到他江澄头上了”。


想完便手指一翻,紫电瞬间幻化成鞭形,直插过屋顶绑住那个贼,再猛力一扯,那个贼便直接撞破了屋门,重重的摔到院子里。


江澄缓缓的踏过破烂不堪的房门。魏无羡觉得每一步都像踏在了他的心上。


“来莲花坞偷盗,想好怎么死了吗?”冰冷的声音炸开在魏无羡的耳边。魏无羡竟然有种想要潸然落泪的感觉。他有多久没有听过江澄的声音了,自从听完江澄在观音庙的哭诉,这人的声音便只得在梦中才能一听了。


“江澄”


江澄听到那贼叫他名字,语气竟莫名的很熟稔,他有些不解,仔细看了下那人。他不记得自己认识他,又想到自己无故丢失的记忆,又感到相当烦躁,啧了一声,道“你是谁?”


听到宗主房间搞出这么大动静,守夜的莲花坞弟子很快便围拢过来,江芜边穿衣服边往江澄这边赶来,到时便看到魏无羡摔在地上,江澄在旁边面无表情。低声嘟囔了一句要遭,便快速的站在江澄身边。


魏无羡听到江澄问他是谁的时候,心里顿时翻腾起来,他想一定是师妹在跟他开玩笑,他生硬的摆出一个微笑看着江澄道“师妹,别开玩笑了,这个玩笑一点儿都不好笑。”


听到那人叫他师妹,江澄心想这人莫不是个傻子吧,竟然男女不分,怪不得偷到他莲花坞了。于是转头向江芜问道“这人是谁?”


江芜听到江澄问的时候也是一愣,他当时并没有问江澄忘了什么,还以为是江澄想忘的一些回忆,没想到江澄竟把魏无羡忘了。但他马上便反应过来了,一大步走到魏无羡面前,将其扶起道“都叫你等着,这几天莲子还并未成熟,你硬是不信非要来看看”然后又对江澄说“这人原是个江家弟子,不过因为一些事不在莲花坞了,又贪嘴,想吃莲花坞的莲子,因此拜托我带他摘些了,因我最近有些忙便忘了,这人倒好,竟自己来了”


听了江芜的话,江澄点了点头,道“既是你的人,那我房间的修建费用从你的月银中扣,在修好之前我都住你房间。”


江芜听了一阵委屈,又不敢反抗,只能使劲拉着手中的罪魁祸首找了间客房住了进去。一到房间,他便把魏无羡丢了进去,活像这人有什么传染疾病似的。


江芜看着魏无羡失魂落魄的样子竟有点愉快,想着这人原来也不是遇到什么事都是笑的。而魏无羡本就是江澄的执念,是卡在江澄心里一根难以拔出的刺,这下江澄竟然把魏无羡忘了,他简直想拍手称快了。


“师妹竟然忘了我,江澄竟然不记得我了,骗人,一定是假的”魏无羡一下暴起,抓紧江芜的衣服,大吼道“你对师妹做了什么”


江芜用力挥开魏无羡的手,讥讽道“魏无羡,你现在又在装什么,你自己如何对他的你不清楚吗,你不知道你做的桩桩件件,让我都恨不得杀你一万次,但我怕他难过,你重生他比任何人都要高兴,可你呢,总认为他恨你恨的想要你死,真是可笑。我每次看到他为你伤心的时候,我都想,要是他能把你忘掉该多么好,如今,哈哈,连上天都听到了我的祈祷。魏无羡,你放过他吧,你已经选择了丢下他,就拜托你离他越远越好,他不应该为了你折磨自己,你自己说的食言,便不配再站在他的身边。”


“不..不,我不想的,是江澄,对,是江澄,是他不放过我,我只是想活着而已”


“他现在放过你了,他不会再恨你了,你滚吧,别再回来了”


评论(9)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