纤絮

三人游(4)

“宗主,此去蓬莱路远,银两衣物可带齐了?”江澄扶了扶额,自从他说要去蓬莱后,江芜最开始非要跟着他去,在看他完全不为所动后又开始天天在他耳边念叨这念叨那,耳朵都要起茧子了。

“闭嘴,一天天婆婆妈妈的,跟个女人似的,要不要把你嫁出去。”江芜看着自家宗主烦躁的表情,只能悻悻的摸了摸鼻子,也不再开口。但手中的活计却一点没停下,不停地往江澄乾坤袋里装东西,反正乾坤袋又没重量,如果可以的话,他甚至想把江澄的床也装进去。

“哪叫你又要一个人去,若你有个好歹,将置莲花坞于何地”又让他该怎么办,后面这句他自然不敢开口,知道自家宗主对断袖之事一向讳莫如深,他便一直小心翼翼的隐藏着自己心思,他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对江澄上了心,只知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但他很幸运可以以下属的身份守护在他身边,哪怕这辈子江澄都不会知道他的心意。

龙首山内,一个小院里,一男子快步走进来,他一身月白项银细花纹底锦服,大片的莲花纹在白衣上若影若现。一根白丝线束着一半以上的火红头发高高的遂在脑后,柳眉下黑色眼睦像滩浓得化不开的墨。

“夫君,可有找到?”从房内出来一女子,碧绿的翠烟衫,散花水雾绿草百褶裙,身披翠水薄烟纱,肩若削成腰若约素,肌若凝脂气若幽兰,好一个绝色佳人,却偏偏柳眉紧皱,泫然若泣。

此二人并非平常人,而是上古神兽麒麟所化,神魔大战后,神魔两界皆元气大伤,作为神仙一派的神兽也是损失惨重,主战的神兽麒麟更是只余容溪诺和箫羽辰,为休养生息,两人遁世而居,无人知晓。

在一百年前二人诞下麟子,这孩子生性喜动,古灵精怪的,但近段时间正是渡劫关头,夫妻俩本想将其禁足好做万全准备,却不料这孩子趁他们不备偷跑了出去。

江澄途径龙首山的时候天隐隐有雷霆之势,他觉得有点疑惑,明明在山外的时候还是晴空万里,怎么进了山就是风雨欲来的样子。他也没多想,便找了个山洞准备先避避这场雨。

他前脚刚踏进山洞,身后便下起了瓢泼大雨,天一下子阴了下来,乌云压顶,竟让人无法分清是白天还是黑夜。只有期间不断劈下的闪电隐隐照出些山东外斑驳的树影,张牙舞爪,形似鬼魅。

过了半柱香时间,闪电没有先前那样密集,只时不时还闪一下。这场雨来的太急,江澄也没有时间去拾取柴火,山洞里黑黢黢的,他只好点燃了一张明火符。

突然,一团黑不溜秋的东西冲进他怀里,他一时不察,竟被撞了个趔趄。站稳后,从怀里一捞,将刚才那个不明物体举到眼前。他自问对各种飞虫鸟兽都略知一二,但实在没见过如此奇怪的生物,大概一只小狗大小,皮毛焦黑,像是从火堆里滚出来的一样。

江澄轻轻的甩了甩,那生物也没什么反应。正准备将它放下的时候,它竟动了起来,还直往江澄袖子里钻。虽然他没有洁癖,但任谁也不想在袖子里有这样的玩意。于是他一改刚才温柔的动作,想稍微使点力将其甩出去。那生物竟然突然睁开了眼睛,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就那样直直的看着江澄,让江澄不禁想起了自己幼年养的妃妃茉莉。

“喂,你是谁”眼见这这生物竟然能口吐人言,江澄大骇,一下子将其甩了出去。那生物落地竟摇身一变,成了个六岁孩童的模样,长得白白胖胖,圆圆的脸蛋上挂着一对好看的小酒窝,一双水汪汪的眼睛,不时滴溜溜地转动着,显示出一股机灵而淘气的劲儿。

“抱抱”火焱身为麒麟之子,倒是并不害怕眼前这个漂亮的哥哥对他有什么危害。只单纯觉得哥哥身上有股好闻的香气,于是瞪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张开手向江澄讨要抱抱,他记得这招对母亲百试百灵。

不似小孩的自来熟,江澄对这突然出现的孩子十分警惕,他心想会不会是山中妖物成了精。

小孩看到江澄不理他,直接抱着他的裤腿往上爬,等江澄反应过来的时候,小孩已经双臂抱上了他脖子,双腿夹在他腰上。小孩这种生物天生就有让人不得不宠爱的能力,在经历了短暂的僵硬后,江澄心想他乃是一介仙家翘楚,还能怕了这娃娃不成,于是放松下来,双手搂着小孩的屁股。

山洞外天已经开始晴了,江澄抱着小孩出了山洞,便问“你家在哪,我送你回去”。

“我不要回去,你是不是外面来的,你带我出去玩吧”

“我有很重要的事要去做,不能带你出去玩”看到小孩,便不禁想起小时候的金凌,江澄难得温柔的向小孩解释。

“我父母很厉害的,若他们帮你解决了你的事,你是不是就可以带我去玩”

江澄并没有将小孩的话当真,只不过他当务之急是要找到小孩的父母,于是便顺着小孩的话说道“那你要先带我找到你的父母,才能知道他们能不能帮我解决。”

“好啊,我跟你指路,我们快点回去找娘亲吧”

由于下了一场大雨,山中又树林茂密,日光被繁茂的树枝遮挡,打在人身上只剩下些许的残影,半点温度也没有。修仙之人自有灵力抵抗,倒也不觉得有多冷,但看着自己臂弯里的孩子,还是拿出乾坤袋想为这小孩取件衣物。

当他打开乾坤袋一看,顿时又是眉头一皱,先不论乾坤袋里数不胜数的杂物,光是衣物江芜就把一年四季的都给他准备齐了,让他觉得江芜那小子是不是就盼着他一直在外面才好。

他取出一件带有狐毛内衬的冬衣披在小孩身上。火炎其实并不觉得冷,但是漂亮哥哥的衣服都有好闻的香味,他也就没有阻止江澄的行为。

在经过连江澄都不清楚绕了多少弯后,他们终于来到了一间小院前,这小院并不华丽,比之金陵台的玉砌雕阑甚至算得上破旧,但四周墙壁上隐隐有灵力波动,江澄不敢直接踏进院子。

但好在恰巧这时打开的院门解了他的燃眉之急,一容貌昳丽的女子款款而来,看见自己手中的小孩时,一双眼含秋水的双眸一瞬间迸发出欣喜,叫道“焱儿”。

怀里的孩子倒是像有点害怕般往他怀里钻了钻,回道“娘亲”。这时屋里又走来一身材高大的男子,一头红发实在醒目的很,江澄不由得多看了两眼。又觉得不太礼貌,收回了目光,上前道“在下路过此地,偶然遇到令郎,遂将其送回”。

“小儿顽皮,多谢恩公将其送回,恩公可愿进屋喝一杯茶?”

“不了,在下还有事在身,就此别过”江澄放下小孩,准备离去,却不料被小孩扯住衣服下摆。

“你怎可说话不算数,你明明说了若我父母帮你解决了你的事,你便带我出去玩”小孩瞪着一双大眼睛气鼓鼓的看着江澄。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