纤絮

三人游(3)

江芜一看到江澄便立马迎了上去,快速打量了下江澄全身,便把眼神汇聚到江澄受伤的右手上,不禁叹了一口气,心里一阵心疼。自家宗主总是不知道好好照顾自己,当然这也只敢在心里说说而已。

“作何这个样子,又不是什么大伤”江澄看到江芜的神情就猜到他在想什么了。即使有人关心的感觉还不错,但江澄又岂是那种会表现出来的人,因此一句安抚江芜的话也变得别别扭扭起来。

这些年,要说谁是他真正信任的人的话,那人就是江芜了。从重建江家时他们就开始并肩作战了,也是江芜把每次抽鬼修抽的疯癫的自己拦下,每次自己不愿意包扎一些小伤口时,也是他强硬的亲自为他包扎。

最开始江家几近灭门,魏无羡又因保护温家人不得不叛出江家,在那样的血雨腥风中,江家便像那狂风暴雨中的一叶小舟,漂泊无依。

他无法忍受江家在他手里覆灭,只能到处寻找那些逃过这一劫的旁系江家人和愿意加入的外姓人,但这过程却并不简单。虽然都是一致抗温,但那时江家已经不复曾经繁荣,少有人愿意加入,而那些稍屈四大家族的家族早已盯上了江家这块肥肉,江澄只得在这种内忧外患中招募门生。

所幸,大家族门规甚严,且不愿意把自家秘籍传给外姓人,加之并没有像江家这样人丁单薄,因此也并不会招募外来人员。而江澄便是看准这个机会,以江家秘籍作为诱惑来招募门生,招募那些被温家压迫但苦于势力太小无力与温家抗衡的家族和外姓人员加入江家,才好不容易保下了江家,江芜便是其中的一人。

温家覆灭之后,原先一致抗温的信念一朝打破,江家再次被推上风口浪尖。那些原本被压下的矛盾一下子尖锐起来,即使当初用江家秘籍作为诱惑招募门生,但江澄却知道绝不可能直接交给那些外门家族,那些家族本来就有蚕食江家之心,表面的平和只是因为贪婪想要拿到江家秘籍,如若拿到江家秘籍,那些家族便会立即反咬一口,这将是击垮江家的最后一击。江澄无法,只能下令说江家秘籍只传给内门弟子,只要愿意改姓江家,就可以得到。

姓氏这个东西对于家族是相当重要的,改名换姓对于家族来说自是一种背叛。于是江家立马分成两个阵营,一个阵营是那些小家族,开始预谋反抗,而另一个阵营就是原本的旁系弟子和那些没有家族的外姓人员,站在江澄这边。

江芜也在此时初露头角,他本就天资极高,又加之杀伐果断,对江澄也忠心耿耿,不知帮江澄挡了多少明枪暗箭。而江澄在此时也直接把秘籍传授给江芜,用来激励他这边阵营的人。有着江芜这一前例,江澄这一阵营的人更是信心大增,直接镇压了另一阵营的人,这时,江澄才终于站稳了脚跟,江芜便从这时一直跟着江澄做事,成为江澄的左膀右臂。

回到村子后,守陵村的村民对江澄都是千恩万谢。虽然对这样一个与世隔绝的小村庄知道金丹移植这样的事实在不抱希望,但知道白祁是个医师时,还是问了他知不知道金丹移植的方法。当时白祁便说他要查一下古籍,因为原本为了保护墓里人,先祖其实有被传授过修仙之术,但是因为多年并未受过外界侵扰,所以并无人修炼。他对这些事也仅是知晓而已,要去查阅下古籍才知,叫江澄先回去等候消息。

如今莲花坞江澄和江芜都没有坐镇,江澄自然也是有些担忧的,于是谢过了白祁,并赠送了白祁一只灵蝶,让他有消息时便可以跟随灵蝶前去莲花坞。

“白前辈此处前来,可曾带来什么消息”江澄有点急迫,他已找寻了两年,如今好不容易有了些消息,因此语气都带了点急切。

“未曾,古籍虽有修仙之道,但这移丹之术本就逆天而为,古籍并未有说明”白祁看到江澄眼里燃起的希望又瞬间熄灭下去,心生不忍,便又开口道:“但我在翻阅古籍时,偶然看到一本神兽志异,里面记录了神兽麒麟有逆天只能,或许。。。”白祁说不下去了,虽说这个时代修仙的人不再少数,但真正飞仙的人却少之甚少,而那些上古神兽更是无迹可寻,如此说也不过是宽慰江澄。

“那古籍可有写神兽可能出没之地?”白祁没想到他偶然多说一句竟然被江澄当了真,一时也没反应过来,愣了愣神才道“蓬莱自古誉为仙境,而神兽大概也喜灵力充沛的地方吧”。

“那在此,便先谢过前辈了”。

白祁看了看江澄的神色,让他放弃这个念头的话便怎么也说不出口了,只好道“祝君得偿所愿”。


评论(1)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