纤絮

三人游(二)

“您上次遇的那位医师现在正在前厅等候”江芜回答道。他上次在泣灵山偶然遇到了一位医师,向他询问了金丹移植的方法。那位医师说他需得查阅古书才知晓,让他先回去,等查到方法再亲自上莲花坞告知。
魏婴,若这次成功,我们便真的两不相欠了。江澄闭了下眼睛,掩了掩从心底升起的伤感,再睁开眼时,恢复了原本的坚定,才转过身来,向江芜走去。
来到大厅时,只见一须眉长者坐在客位上,悠闲的喝着茶,见到江澄时,便起身迎了过来。
“白长辈无需多礼,该是晚辈行礼才是,为了晚辈之事亲自登门,已经是晚辈莫大的不该了”江澄拉着长者坐在客位上,才径直走向了主位坐下,江芜立在江澄的旁边。
金丹移植的计划并未瞒着江芜,在观音庙后,他便想着移丹之事,但金丹是凝结一个修士所有灵力所在,一旦移除,他必然无力再保江家。所幸,这世间总还算得上太平,而莲花坞在十三年间也算繁荣昌盛,江家跻身四大名门,根基已是稳固,江芜和金凌在年轻一辈中也是出类拨萃,即使是他没有了灵力,倒也没有那么多顾虑了。
“江宗主哪里的话,要不是你到泣灵山除祟,救了守陵村上上下下53口人,哪里还有如今站在这里给你说话的我”说完,白祁又起身向江澄行了个礼。
泣灵山正处于云梦与夷陵的交界处,巍然屹立,山势陡峭,又常出没些大型野兽,因此少有人往。守陵村本处于泣灵山的山腰中,祖上是为了保护某一天王贵胄的墓才世世相往来辈辈才定居在此,为了不泄露墓的地理位置,在村外面设了阵法,既是让守陵人出不去,也让外人进不来,因此一向是与世隔绝,自给自足,不与外人相往来,宛如世外桃源。
但前些日子山中时常传来怪叫,接着村子便开始死人,白祁作为村里唯一的医师,觉得死人伤口及其怪异,伤口处肉屑横飞,皮与肉中间只有极少的筋腱相连,他实在想不出是什么样的武器造成这样的创口。
而偶然江澄在寻医师的时候见到此山怪异,隐隐有怨气出没,但搜寻几遍还是无果,便思考是否有人设了阵法,找到了阵眼才进到了守陵村,到了村中,果然看到村中弥漫着一片死气,而山中怨气更隐隐有破天之势。问了白祁才知村中情况,白祁又带他看了尸体,江澄看了一眼便知是凶尸所为。
江澄也没有轻举妄动,倒不是觉得自己一人便怕了那凶尸,他手里的紫电不知将多少凶尸抽的尸块横飞,只因听白祁而言,这凶尸并没有直接屠杀村子,而是杀了那些进山的人。一般凶尸早已没有神志,只随人气扑人,这只凶尸倒像是有人操控。他一个人确实并不害怕,不说一只,便是一群他也绝没有退后的道理,只是若不慎惹怒到了这背后人,怕是他一人之力难保全村安宁,反倒害了村里人。于是他立马飞鸽传书给江芜,让他带人过来保护村里人,他一人便向山腹走去。
他心想:要是这个鬼修被他抓到,他必然会让他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虽然魏无羡献舍回来后他便没有像以前那样几乎疯癫的抓鬼修,但这种已经害了人命的鬼修他向来也是不会心慈手软的。
“大师兄,真的让宗主一个人前去吗”一位弟子大着胆子向江芜进言道。江芜此时脸上也没有好脸色,天知道他现在有多想冲上去跟着江澄,但一想到自家宗主的脾气便又只能边叹气边跟着来的弟子一起保护村民。
他想起他带着弟子来的时候,江澄还有点惊讶,问他怎么来了,不是叫他点一些弟子跟来就行了吗。自从观音庙后,江澄就开始慢慢的把手中权力交给他,他也知道什么原因,奈何他对劝江澄这件事从来有心而无力。江澄做事从来是前走三后走四,从不任性妄为,但一旦要做的事便是九头牛都拉不回来,任旁人如何说也不听。因此这两年他大多数在莲花坞学习处理宗务,少有外出,这次也是他故意听不懂江澄的意思前来的,已是触了江澄的霉头,他现在要是不顾命令跟上去,还不知事后江澄要发好大的脾气。
江澄走到怨气最重的地方便停下了步子,他来的这两天村中并没有出事,想来是那鬼修应该知晓了他的到来。
江澄将灵力注入紫电,看似随意的一鞭甩在了地上,地面便出现了深深的一道鞭痕,紫电上还噼里啪啦的闪着电光,照在江澄脸上,配着他讥诮的面容,倒有点像地狱来的罗刹。
“喂,想好怎么死了吗”四周并看不到人影,但江澄却知道那鬼修就在这里。
“没想到我竟然值得大名鼎鼎的三毒圣手亲自出手,真是我的荣幸啊”未见其人,一道稍显低沉的男音便从远处传来。随之而来的,还有凶尸呼呼哧哧的脚步声。
借着月光,江澄倒是看清了逐步向他走来的人,来人一袭月白长衫,在这黑夜倒显得十分突兀,长的不算好看。
其实来人身材修长,五官虽单看并无特别之处,但组合在一起也是意外的顺眼,比之常人也算的上翩翩公子。但由于江澄周围都是些风华绝代的佳人,于是他便觉得比不过自己的都不算好看。更何况来人明明做着肮脏的事却偏穿个白衣,倒是高调的很,而这白衣让江澄又想起蓝忘机,心情更是十分不好了。
江澄也没接口,他对这些邪魔外道向来没有什么耐心。提起三毒便向来人刺去。来人到没想到江澄竟来个招呼都不打就直接动手,稍稍惊讶了一下,也提剑来挡,同时召唤身边的走尸一起向江澄发起进攻。一击不成,江澄挽了个剑花稍退了一步,躲开了旁边凶尸的一爪子,直接祭出紫电将凶尸缠了个囫囵。那人趁着江澄捆住凶尸没有看到他的时候,直接刺向江澄的腹部,哪只江澄早已把他的动作收入眼中,手腕一用力便带着紫电将凶尸砸向了那人。那人一时不察,被凶尸砸中,一起落到地上。那人眼里暗了暗,他早听说过三毒圣手的威名,当时江澄来到守陵村时他便觉得事情要遭,可是他已经谋划了那么久,付出了那样大的代价,不惜让自己堕入鬼道,让他怎么甘心。
“你就不问我为何要这样做?”
“与我何干”江澄说完,紫电光大盛,直接劈向那人。那人勉力一滚,躲过了这一鞭,而他刚才躺的那一处早已草木皆灰。
“既然你非要如此赶尽杀绝,那也别怪我玉石俱焚了”
“哪里来的如此多的废话,真是聒噪。”江澄一说完,便觉周遭气氛有些不对劲了。果然,地下突然伸出无数双枯手,全部朝着江澄抓去。江澄立马飞身上树,顺便驾驭着三毒砍向那些慢慢爬出来的凶尸,只见剑光四射,那些凶尸便被砍的七零八落。正当江澄要召回三毒时,异象横生,那些尸块竟然自己动了起来。江澄一时大骇,虽然他见过缺手断脚的凶尸,可没见过没了脑袋还能动的凶尸。这时,他才变得更警觉了些,他最开始见那人和他旁边的凶尸便想就一个凶尸万不可能有那样大的怨气,原来杀手锏竟在此处吗。
不过江澄倒也没觉得害怕,切成尸块还能动,那边把你们撵成灰吧。与其被鬼修利用,倒不如死时烧成灰来的方便。当然,他也只是想想,他犯不着犯天下之大不韪让人“挫骨扬灰”,只不过有时想着他若死时便不想葬在祖坟,他活着时必将守莲花坞一辈子,其实也很羡慕魏无羡可以云游天下,因此死后便也想去看看这天下。
他猛的将三毒插入凶尸中央,以三毒为中央成圆形爆发出一道灵光,灵光所过之处,尸块全部变成了灰烬。而这时那人直接一道剑光刺来,江澄刚灵力已经用的枯竭,这道灵光又来的太快,完全没有一丝喘息的机会,幸好身体经过多年历练,自动躲闪了一下,但也仅仅避开了致命处,右手还是直接被灵力贯穿,失了知觉,紫电也无力再握,变回了戒指戴在了中指上。
那人看江澄受伤,胆子便大了起来,朝着江澄靠近。“我看三毒圣手也算浪得虚名嘛,怎样,在阴沟里翻船的滋味如何”说完更是哈哈大笑了起来,只不过因为刚才凶尸砸他的那一下伤到了肺部,他声音哑哑的,十分难听。笑完更是靠江澄近了些,江澄已经用尽了灵力,他只需再去补一刀即可。电光火石之前,江澄突然暴起,左手直接拿起三毒插进了那人的胸膛。
“你怎么会,明明”那人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的胸口,话没说完便闭上了眼睛。
“明明什么?明明我已经没有力气了吗,那还不是因为你非要靠近我,难道没人教过你不要贴身去补刀嘛”说完,抽出三毒后便脱力的半跪在地上,缓了下又单用左手撑着三毒站了起来,慢慢的朝村庄走去。

评论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