纤絮

三人游

小萌新,窥屏已久,想着该有点贡献,文笔不好,请轻喷,算是个原著续写,cp大概是羡澄,但结局不会在一起,带点all澄,ky勿来,我嘴笨。

江澄:我不再怨你,不再恨你,也不再想起你
魏无羡:为何偏偏你只忘了我
蓝忘机:原是我一叶障目
第一章
观音庙后两年,一切平埃落定,大概是应了那句“各人回各人哪里去吧”,即使各家依旧夜猎,江澄和魏无羡却再未见过一次面,这个世间不算小,如若两个人有心回避,倒也真的没什么机会遇到。
这样也好,左右他也找不到办法让体内这颗金丹物归原主。就如魏无羡见到他一样,他见他时,亦是会不由自主的想起他曾经家破人亡时的颠沛流离,想起观音庙时在众人面前颜面尽失的痛哭流涕,想起他傻傻的近乎固执的遵守一个再不会实现的诺言。他们俩都不敢,不敢再见,就像再见会把最后一块遮羞布扯开,露出全身污秽的,狼狈不堪的自己,就像再见会撕开自己身上好不容易结痂的伤痕,让它重新流出血来,再在针刺般的锐痛中等待痊愈。
江芜撑着一叶小舟穿行在层层叠叠的荷叶中时就看到自家宗主一个人站在莲花坞的湖中庭,当时它被建的时候江澄便不让人搭庭与湖岸的栈道,于是唯一能到湖中庭的方法就是自己驶一艘小船。湖中庭离湖岸不算近,因此湖中庭便少有人去,有一次不知怎的,江澄突然发了怒,下令任何人不准靠近后更是无人敢去,久而久之到成了江澄闲暇时唯一的去处,一旦不在房间,必然是在这里。而江芜在房间找寻江澄无果后,只好无奈的来这里找江澄。
自从上次去泣灵山后回来,江澄就越发喜欢来这里。他在后面盯着江澄,本就较一般男子更加修长的身材离远了看就更显得瘦削与弱不禁风,他有点不太相信就这样瘦弱的身躯里怎么能迸发出那么强大的力量,即使当年江氏只余他一个门内弟子,他依然揭竿而起,丝毫不畏惧的参与了射日之征,那时,他也是这样站在他的背后,看他浴血杀敌,看他遍体鳞伤,看他一直未曾弯下的脊梁。
江芜将目光从自家宗主身上移开看向湖面,等待小船慢慢带他靠近湖中庭,湖面上那一张张荷叶,翠绿的、墨绿的,颜色不一。它们挨挨挤挤,有的紧紧“帖”在湖面上,有的出水很高。还有的卷着卷儿。那些高高挺立着的荷叶,犹如婷婷玉立的少女跳舞时高高飘起的裙摆。而浮在湖面上的荷叶,又好似一个个玉盘。一只圆滚滚的青蛙瞪着它大大的眼睛望着他,他一时兴致大起,拿桨去碰青蛙坐着的那张荷叶,那只青蛙受了惊,“呱”的叫了一声便跳下了水。
“宗主”江芜恭敬的喊道。
江澄并没有转过身,在江芜看他的时候他便察觉到有人靠近了。修仙之人五感比常人要敏感,他的修为在当世也算得上数一数二,但他并不想主动出声,宗族事务繁忙,他便很喜欢在忙里偷闲来这站站,不知为何,只有站在这里他才能觉得自己是自由的,因此他不愿意有人靠近,江芜也知道,因此想来应是很重要的事才会前来寻他。这两年他一直在找寻金丹移植的方法,左右心里有个疙瘩,他想着既然他与魏无羡已经恩断义绝,还揣着他的东西,便像一块白布上的墨汁,十分碍眼。但温情已死,这世间神医又多遁世,他也数次找寻未有消息。
“何事”江芜觉得自家宗主的声音实在是好听,虽平时总是吐出些刻薄尖酸的话,但一把嗓子却似山间溪流撞击碎石的叮咚声,清亮澄净,硬是给这酷暑难耐的夏天降了些温度,不过在其真的恼怒时说话,却也是真的如临寒冬,让人不由得打冷颤。于是,世人皆道三毒圣手一张嘴是淬了毒,与之说话是自取灭亡,这样倒是真的很少有人敢与之交谈了。但江芜向来是不管的,作为江澄的身边人,自是知道自家宗主护短的很,虽然嘴上说着要打断腿,各种讽刺弟子无所作为,但是一旦有弟子受伤,伤药补品什么的自是不用说,伤那弟子的人更是要得紫电亲自伺候一番才作罢,于是“惹谁都不能惹江家,惹谁都不要惹江澄”在世间更是流传甚广。

评论(3)

热度(62)